Sponsor

  • Gregory Lam posted an update 9 months, 1 week ago · 

    「你是不是被冤枉的,我們可以商量一下。」周正說道,「你不妨也進來坐一坐。」

    「周少爺,我不坐,那一百萬大洋我給了唐家少爺就是。」齊德高本來是找周正說清楚的,沒有想到在這裡遇到雷彤,如果他知道雷彤已經成了周正的人後,可能早就…[Read more]

  • Gregory Lam posted an update 10 months, 3 weeks ago · 

    隊長回來之後對這次活動作了很高的評價:“聚會搞的不錯,有聲有‘色’,還傳授知識,今後這種活動要多搞一些,只是不要把野生動物都殺光。”

    原本以爲要捱罵的重拳和幽靈聽他這麼一說總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    “還好,還好,隊長沒發火。”隊長出去之後,重拳拍的‘胸’脯說,“嚇得我半死。”

    “我有那麼兇嗎?”隊長站在‘門’口說,原來他並沒有走遠。

    “對不起長官,我是開玩笑的。”重拳有點尷尬。

    “嗯……”本.艾倫這才轉身離去。

    “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。”重拳埋怨幽靈。

    “我也沒看到,怎麼告訴你?”幽靈戲虐得看着他,臉上表情已經證明了他說的是假話…[Read more]

  • Gregory Lam posted an update 10 months, 3 weeks ago · 

    “怎麼可能是湘月所作?”翁舉入撲哧一笑:“別說一個青樓女子,就算是換你我這樣的舉入,要想一個月作兩三詩詞,且篇篇精美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剛纔這曲閣老所作,怎麼樣,不錯”

    “原來是嚴世藩的作品,我說嘛,果然了得o阿”刁德張大嘴,感嘆:“不愧是我大明開國以來三大才子之後的另外半個。其實,拋開道德文章不論,就詩詞一物,小閣老入品雖然不堪,可卻比其他三入強上半籌。剛纔這詩中‘西風揚子江邊柳,落葉不如離思多’一句,將晚春的愁緒和離入的鄉思細細地揉碎了,合在一起,隨着那一江波浪,清流而下,端的讓入心中惆悵o阿好詩,好詩…[Read more]

  • Gregory Lam posted an update 10 months, 3 weeks ago · 

    李敏在沒有回到王府之前,在路上,聽說被押到軍部的兩個犯人,意圖把大皇子和都督府一塊拖下水。想着這個大皇子盡幹缺德的事兒,把他們這羣同夥先出賣了,你不仁我不義,爲何不一塊兒拖下水。

    可是,事情哪有這麼容易,她既然帶得了大皇子的人在太白寺出面,肯定是護國公和大皇子之間暫時達成了什麼協議了。

    簡單來說,她老公和她想的一樣,先留着大皇子這條狗命是有用的。其二,把呂博瑞弄倒了的話,皇上會再派人來生事,不如把呂博瑞這頭蠢豬留下來。至於非得把太白寺裏這兩個禍害給端了,這都是出於想把太白寺整個先掌控在護國公府手裏的想法。

    回到王…[Read more]

  • Gregory Lam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0 months, 3 weeks ago · 

Skip to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