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onsor

Single Activity
  • Cahill Carver posted an update 1 year, 1 month ago  · 

    同時這殿中其他的人也沉默了,一些鷹族人也顯得十分悲哀。

    這些年來,他們中的子女被送入神殿的可不少,那都是他們的親生骨肉,羅征的問題勾起了他們的傷心往事。

    “抱歉,”羅征低聲說道。

    大酋長嘆了一口氣,“這麼多年來,我們已經習慣了,”他指著羅征桌子上的雕刻說道,“天輪王蛇是不可忤逆的神靈,供奉它也是我們活下去而必須做的事情!可憐我的莎莎,半月後也要……”

    說道一半,大酋長臉上流露出一絲悲涼之色,她的女兒也被選定為供奉物。

    那位叫做莎莎的女童才六歲,尚且沒有完全懂事,也不知道大人們在說著什麼,她一直坐在大酋長的旁邊,安靜而專心的吃著自己的晚餐。

    听到父親提到自己的名字,莎莎便微微一笑,朝父親投出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    “半個月後,就要供奉?”羅征眼中流露出意外之色。

    大酋長點點頭,“對。”

    “我可以參加嗎?”羅征的目光一閃。

    大酋長詫異地盯著羅征,臉上泛出一絲警惕之色。

    盡管羅征幫助他們治好了一只王鷹,但不代表他們鷹族對羅征完全信任,畢竟他麼並不清楚羅征的來路,包括羅征身邊那女子,無論是穿著打扮,還是氣息,仿佛都不屬于這個世界的人,至于他們到底來自于哪里,這些人也猜不出來。

    狹小的世界造就了狹小的世界觀,無論是鷹族,還是鵬族人,他們並不關心這個世界的真相,他們只要自己的族人能夠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就可以了。

    羅征讀懂的大酋長的臉色,看樣子多半是會拒絕了,于是羅征默默地從須彌戒指中拿出了六枚五轉金丹。 這些五轉金丹拿出來後,香味便充滿了整個大殿。品 書 網 . .

    其他的鷹族人沒有見識過這些丹藥的神奇,可是大酋長是見識過的。

    大酋長看到那五枚乳白色的金丹後,呼吸頓時沉重起來。

    他們鷹族中的王鷹們征戰這麼多年,死去的王鷹數量也不少,還有更多的王鷹受了傷後無法飛翔,其中甚至有最厲害的金翎和血翎王鷹!

    而羅征拿出來的五枚丹藥,能夠讓它們恢復本身的實力,對于鷹族來說,可以大大的提升實力。

    “帶我去,這些是你們的,”羅征淡淡的說道。

    大酋長臉上流露出意動之色。

    最近鷹族與鵬族的摩擦越來越大,兩大種族很有可能爆發出一場激烈的戰爭,他們太需要這種神奇的丹藥。

    “我願意,其他的大酋長未必願意,”大酋長說道。

    原來鷹族分為五個部族,除了鷹堡之外,還有另外四個部族。

    即便這位大酋長同意,其他的大酋長未必會同意。

    羅征皺了皺眉頭。

    從現在得到了線索來看,天輪神殿恐怕是掌控玉璽的唯一去處,他非去不可!

    但他從那沙漠中穿行了這麼久,若是沒有鷹族人的指引,恐怕自己不可能找到神殿……

    想到這里,他扭頭望向牧凝。

    牧凝手中捧著一尊酒杯,歪頭戴著一絲笑意,說道︰“原來你是用這些丹藥,討好這些斗篷人。”

    牧凝听不懂羅征與這些鷹族人的對話,但她看得懂神態和動作。

    這些鷹族人似乎對這些療傷的丹藥很感興趣,而羅征應該是想要拿這些丹藥和鷹族人交換什麼。

    看羅征的臉色,鷹族人並沒有同意羅征的要求。

    “你還有療傷藥嗎?要這種再造丹,無論幾轉金丹都可以,”羅征說道。

    就算是一轉,二轉的再造金丹,也能治愈那些殘疾的王鷹,他只希望數量多多。

    “有,而且我還有不少,”牧凝微微一笑。

    “拿來,”羅征伸出手來。

    “憑什麼?”牧凝問道。

    羅征的目光微微一沉,“憑我救了你三次!”

    在時間海禁地中羅征已救了牧凝兩次了,而在這個世界中,羅征剛剛讓她逃離囚籠,否則她不知道還將面對什麼樣的命運!

    “那是你心甘情願救我的,”牧凝微微笑道。

    羅征盯著她那張清麗活潑而略顯得意的臉龐,威脅道︰“不要逼我。”

    即便是在神域中,牧凝也遠遠不是羅征的對手。

    何況這個世界中牧凝無法運用神道,雖然同為下位真神,可牧凝的實力和羅征有相當大的差距!

    看到羅征的臉色,牧凝臉上流露出悻悻然之色,想了想後堅定的說道︰“我可以給你……不過無論你去哪里,必須帶上我!”

    “不可能,”羅征搖搖頭。

    他並不信任牧凝,何況牧血蓉也在這個世界里。

    將牧凝帶在身邊始終是一個隱患。

    “那就沒得談了,”牧凝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︰“或許我不是你的對手,不過我卻能將那些丹藥瞬間毀掉,”說著她竟是莞爾一笑,用挑釁的目光望著羅征。

    “你!”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顫。

    這時候牧凝忽然用無比認真的表情說道︰“我發誓,我不會為你添麻煩,而且我姐姐要殺你,如果踫到我姐姐,我也許……能說服我姐姐,就算你是羅霄之子,也不一定要與我牧家為敵……”

    听到這話,羅征臉上浮出一絲古怪之色。

    雖然他和牧凝接觸的時間不長,不過此女一向表現的十分聰明,怎麼現在說出的話好像不過腦子一樣?變得如此天真?

    牧血蓉那樣女人,根本不可能被說服。

    兩大家族的危機,憑她幾句話就能平息?

    別說牧血蓉了,就算是羅征也說服不了……

    偏偏牧凝的臉色還無比認真。

    “答應我,”牧凝盯著羅征說道。

    羅征沉吟了好一會兒,這才點了點頭,同時又說道︰“不過你一切要听我的安排。”

    牧凝頓時笑了起來,那張認真的臉上馬上就轉化出一副勝利者的表情,隨後她頎長的手指輕輕一彈之下,一枚枚金丹自她須彌戒指中跳了出來。

    羅征進入神域的時間不長,曾經在大衍之宇中的丹藥無法帶入神域,在神域中收集的金丹並不多,那些金丹也只是在豪門交換中所得。

    可牧凝就不同了,她出生于神域,成長于豪門,須彌芥中的儲備豐富的難以想象!

    “這些都是可以用于療傷的丹藥,不過藥性不同,效果都不一樣,”牧凝說道。

    她從自己的須彌戒中竟取出了林林種種上百枚金丹,其中有二轉的血糜再造丹,也有六轉的修身丹,有一些散發著刺鼻的味道,有一些則散發著甜甜的藥香。

    這些金丹在藥效上或許有一些差異,但都能夠修復那些雄鷹的身軀。

    拿到這些金丹後,羅征扭頭望向大酋長,隨即說道︰“這些丹藥,足夠你說服其他的大酋長了?”

    大酋長的目光牢牢地盯著這些金丹,慎重的點點頭,“可以。”

    為了保險起見,羅征只是將其中十五枚金丹給予了大酋長,其他的丹藥還是由羅征保留,到了沙漠中的神殿後,他才會將剩下的丹藥交付給鷹族人的酋長。

    這段時間里,羅征就只剩下等待,這段時間里羅征對這個世界有了進一步了解。

    這個世界並不大,中部無邊無際的沙漠中完全是天輪蟲的天下,適合居住的也只有周圍這一圈版圖,到了邊緣後就無法再前進。

    從這一點分析,更是加深了羅征的判斷,這個世界並不是神域過去的某一段時空,僅僅只是在玉璽的內部而已。

    如果其他的大圓滿的判斷和自己一樣,恐怕現在也在向天輪神殿進發!

    當然,還有另外一種可能,那些大圓滿早已經發現了天輪神殿,提前進入其中。

    這枚玉璽是擊殺時麋才出現,玉璽所擁有的能力自然與時間也有關聯,劍族的那位大圓滿或許就是受到天輪神殿的影響,才會隕落在沙漠中……

    “嗖!”

    一道紫芒朝著羅征激射而來。

    坐在鷹堡塔樓頂上思索的羅征看也不看一眼,只是隨手一揮,就將那一道紫芒精確的抓在手中。

    那是一枚巴掌大小的紫色果子,表面有一層透明硬殼,里面透明的果肉十分清甜,散發著淡淡的果木清香。

    “快吃啊!”

    頭頂上同時傳來一道聲音。

    羅征抬頭望去,牧凝站在一只王鷹的背上,從上自下俯視著他。

    她原本白皙的皮膚在光芒的映照下如雪一般無暇,加上一頭黑如晝夜的頭發,散發出近乎無限的活力,美的讓人怦然心動。

    牧凝發現了羅征結交鷹族人的辦法後,又拿出了不少好東西來收買鷹族人!

    結果這幫鷹族人發現這牧凝可是要比羅征大方一百倍。

    從她的那枚小小的須彌戒指中拿出了威力驚人的神紋,還有用途各異的金丹和法寶……

    很快牧凝就得到了超過羅征的待遇,這鷹族人甚至驅使一只王鷹供牧凝駕馭。

    經過簡單的學習後,牧凝已經能用手中的竹笛操控腳下的那只王鷹了!這段時間,她可是駕馭著那只王鷹在鷹堡的周圍四處游歷,每一次都能帶回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和食物。

    第一個嘗鮮的卻是羅征,也幸好羅征不懼毒藥,否則怕早已毒發身亡。

    “嗚嗚嗚……”

    就在這時候,不遠處傳來一陣傷心的哭泣聲。

    一位鷹族的婦人抱著一名男童在垂淚。

    明天,鷹族人就要集合前往天輪神殿,屆時這些用于供養的童男童女會一並帶去,意味著那名男童會與他母親永久的分離……

    “嗖!”

    牧凝從那只王鷹上一躍而下,腳尖輕輕一點,身形盤旋一轉,坐在了羅征的身邊,望向下方的那對母子臉上,粉色的嘴唇輕輕抿著,雙目中已多了一些悲傷的表情。

    這種表情在以前的牧凝身上,是非常罕見的。 牧凝與眾多豪門中的天才一樣。請大家搜索(品#書¥網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說

    從出生的那一天開始,幾乎每一炷香的時間都被安排好了。

    她不分日夜的刻苦修煉,又極度崇拜自己的姐姐,對于身邊的一些瑣事很少關注,一心只想成為牧家的第二位牧血蓉。

    牧凝很少平靜的去體味這世界上的其他美好。

    這些天也算是她生命中稍有的機會,她感覺自己的時間一下子慢了下來,對身邊發生的的事情感受也完全不同了。

    “那條蛇未免太殘暴了,為什麼一定要以童男童女為食?”牧凝蹙眉說道。

    羅征淡淡的瞥了牧凝一眼,“牧家的大小姐,什麼時候這麼多愁善感了?”

    “你!”牧凝狠狠地瞪了一眼羅征。

    羅征滿臉平靜的看著那對母子,淡淡的說道,“這樣的事情,無論是在神域,還是寰宇中,幾乎每天都上演千萬次,牧家的大小姐看來自然是新鮮。”

    听到這話,牧凝心中微微一顫,望向羅征的雙目中流露出復雜的神色。

    姐姐說他是偷渡者,來自于大衍之宇。

    從寰宇中一步一步爬到神域,他這一路到底有過什麼樣的經歷?

    對羅征越來越好奇之下,心中更是有了一股異樣的感覺。

    第二日。

    鷹堡中被甄選出來的那些孩童送上了鷹背。

    數百只雄鷹自鷹堡中騰空而起。

    最前方則由十三只王鷹領頭,羅征和牧凝分別坐在兩只王鷹之上。

    在大酋長的帶領下,他們朝西北邊飛翔了一段距離,便到了一座圓形的山口。

    那是一座死火山,火山口千百年來的沉積,形成了一個美麗的湖泊,而在湖泊的周圍已經有落下了不少雄鷹,鷹族人其他的部族已經到了。

    鷹族的五個部族,分別為康,媧,巢,瑯,梧這五大部族。

    羅征和牧凝所在的部族為康氏部族。

    “怎麼有兩名外來者?”巢氏部族的大酋長盯著羅征和牧凝說道。

    進入這個世界的外來者不止羅征和牧凝,除了那些大圓滿外,還有其他真神。

    這些部族對于這些外來者十分警惕,就像牧凝那般,一些真神二話不說就出手殺人,自然引來了這些原住民的反抗。

    巢氏部族就遭遇了兩名真神的襲擊,最後出動了族中的十一只王鷹,才將那兩名真神滅殺!

    他們對這些忽然出現的外族真神自然沒有什麼好印象。

    “他們是我們的朋友,”康氏部族的大酋長說道。

    “他們是敵人。”

    “不允許他們踏入天輪神殿,若是惹怒了那條蛇,我們都將被滅族。”

    其他四部族的大酋長紛紛發出反對的意見。

    康族的大酋長回頭望了一眼羅征,這是早已經預料到的事情。

    待到羅征向大酋長點點頭後,康族的大酋長就將其他四名大酋長帶到了一邊,拿出了手中的那些金丹。

    不久之後,那幾位大酋長們再度回歸,望向羅征和牧凝的表情就發生了變化。

    這些金丹對于他們而言太重要了,將他們帶向天輪神殿,就能獲得這些如此神奇的金丹,這筆交易無疑是非常劃算的,大酋長們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    隨後鷹族的大酋長們不斷地吆喝之下,所有人都回到了雄鷹背上。

    伴隨著一陣悠揚的低聲,所有的雄鷹展翅騰空,場面煞是壯觀……

    “咻!”

    有一只王鷹激射之下,眨眼之間就飛到了隊伍的最前面。

    這只王鷹的個頭比其他的王鷹小了一圈,脖子上的翎毛閃爍著血紅色的暗光,掠過羅征身邊的時候,那只鷹目只是淡淡的掃了羅征一眼,旋即激射而去!

    “這只鷹好厲害,”牧凝盯著那小小的王鷹說道。

    羅征點點頭,這鷹族中的那些成年王鷹給羅征的威脅不小,若是真的打起來,羅征並不是很畏懼。
    幻想次元

Skip to toolbar